被尘封的历史——“墙缝战役”真相浮出尘世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制造了“九一八”事变,大举进攻中国东北,由于蒋介石南京政府采取不抵抗政策,致使辽宁、吉林、黑龙江、热河四省和内蒙古东部四盟相继沦陷。在国难当头之时,不愿做奴隶的东北各族各阶层人民同仇敌忾,纷纷拿起武器抗御外辱。在长达14年的民族解放战争中,无数抗日英烈前仆后继,血染东北大地。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制造了“九一八”事变,大举进攻中国东北,由于蒋介石南京政府采取不抵抗政策,致使辽宁、吉林、黑龙江、热河四省和内蒙古东部四盟相继沦陷。在国难当头之时,不愿做奴隶的东北各族各阶层人民同仇敌忾,纷纷拿起武器抗御外辱。在长达14年的民族解放战争中,无数抗日英烈前仆后继,血染东北大地。

  1932年3月,由员李延禄(后任东北抗联四军军长)组织指挥和协调义勇军参加的“镜泊湖连环战”,在东北东部的镜泊湖地区打响了。李延禄调动中共地下党领导的部队和义勇军等先后部署5次伏击,5战4胜,基本歼灭了日本关东军天野旅团7000人,堪比“平型关大捷”的“抗战第一大捷”,特别是第一战“墙缝战役”。

  所谓的“墙缝”,是夹杂在牡丹江与一个山崖中间的一条6.5华里长的通商古道,路边耸立几十米高的石壁,时断时续,每隔一段有一个裂口,因此被人们称为“墙缝”。那里地形独特,小的缝隙只能露脸,大的缝口数米宽,埋伏巨石后可形成交叉火力。当时,以地下员为骨干的补充团700人,利用有利地形和日军骄狂心态,以手榴弹为主要武器,通过对战后缴获的推定,在10小时的战斗中毙伤日军3600人以上,而自己牺牲7人。从而创造了自“九一八事变”以来日军伤亡人数最多,我方损失最小的战斗记录,也为镜泊湖连环战取得了首战和决定性的胜利,彻底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线年,曾在中国社科院工作的李丹纲和吉林省退休干部李刚,经过8年的考察研究,出版了《中国抗日战争镜泊湖大捷之谜》,翔实地考察和探索,还原了“镜泊湖连环战”的历史真相。直至前不久,李刚与戴家的结识,让他对这段历史重新被审视,史料背后一些被尘封的历史和人物出水面。这一重大发现,弥补了历史空白,让“墙缝战役”更加完整、更加真实可信。

  “墙缝”战役是“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抗日战争的第一大捷。从时间上看,也是打响了中国领导的武装抗战第一枪。然而,这场本应该震惊中外的抗日大捷,不仅未能广为宣传,甚至历史上也无明确记载。由于镜泊湖“墙战”年代久远,加之东北抗日斗争开展初期历史背景和社会情况十分复杂,当年亲历者多已经去世,所留下的文史档案资料又流散各处,所以澄清这一悬案,还原历史本来面目,知情人、当事人等珍贵的史料记载还值得后人去继续考察探索。

  《年代》第73页,李延禄说明了原因:仗是补充团打的,依李杜代表马宪章说,原在小城子决定,补充团是王德林为李杜抗日自卫军所编的一个团,开始并且得到过李杜所开的一万元支票的军饷,自然,补充团是自卫军的补充团,镜泊湖大捷的战绩,应该归功于自卫军,由自卫军上报。但抗日救国军方面坚决反对,因为尽管在名义上补充团是属于李杜的自卫军,但却一直带着救国军的符号,在镜泊湖的作战方案,又是抗日救国军总部于棺材脸子会议上决定的,而且所有在战斗中使用的主要军火手榴弹,全部来自抗日救国军。功绩是属于抗日救国军,该由救国军对外发表。由于双方争执不下,最后,达成的协议是:双方都暂且不对外发表,也不上报。李延禄遗憾地说:“因此,这样一次辉煌的战斗,除发生战斗的当地群众外竟未能广为宣传,这不能不说,对发扬民族正气,鼓舞抗日的革命事业,是有不可估量的损失的。”

  在新中国成立后,吉林省政府(原关东军司令部)地下室找到并经过整理的《关东军文件集》中“命令”和“情报”两个部分,1932年2月至1933年4月期间均为空白,只剩下“对热河政策”等4份无关战斗指挥的文件。接着,日军又在1935年3月出版的《满洲事变作战经过概要》一书中,对1932年3月间发生在镜泊湖的战斗作了上田支队进入镜泊湖等记述,但说的根本不是“墙缝之战”,也使一些学者产生误解,借此否定“墙战”之真实历史。

  然而,由于镜泊湖“墙缝战役”,中方参战部队是救国军补充团和戴风龄独立营。此前(1932年)的2月17日,救国军首次攻打敦化时,戴营士兵私自抢商号钱款,戴风龄怕属下因此按军法枪毙,主动揽责,给李延禄留下不好印象。这次王德林派戴营参战,是想让其“戴罪立功”。不想,“墙战”后期,戴营提前撤退,李延禄再次问责,王德林不得已将把兄弟戴风龄营长及戴营调往汪清崔通大甸子沟驻防。从此李戴二人天各一方,再无信息。以至于戴风龄营长参加抗联五军,担任副团长,英勇战斗,回来筹措军饷时由汉奸告密被捕,最后惨遭杀害等,李延禄甚至在出版《年代》一书时也全然不知。

  李刚由此认为,这是历史的一大遗憾!今年五月份,由于敦化市抗联学者张彦夫推介,戴风龄重孙戴世忠和重外孙纪福来与李延禄堂侄李刚在长春见面。纪福来拿出20多年前记录整理的曾参加墙缝战役的姥姥戴寇氏、母亲戴素云的口述回忆材料。其中,墙缝战役中戴营在西山岭阻击的情况才从中所知。因而,回忆材料弥足珍贵。

  李刚说,如果伯父李延禄在回忆出版《过去的年代》一书时,由于信息不通,对戴风龄营长及所率领的独立营还有某些“误解”,如今戴家的回忆,不仅使这种“误解”完全解除了。并且,除了不宜再多提的“提前撤退”,更增加的是尊重与敬佩。戴风龄营长所率领的戴家子弟兵,为抗日救国英勇战斗,为国捐躯,可歌可泣,必将永垂青史!

  长期以来,对“墙缝战役”的战况,李刚只知道李延禄《过去的年代》中的口述回忆,以及周保中、彭斯鲁将军等的证实(周保中说,镜泊湖连续战役歼敌天野部队7000人,包括首战“墙缝战役”),还有墙缝所在地黑龙江省宁安市镜泊乡大东泡村党支部和村民的口传证明、战地日军遗物证明等。对参战的救国军独立营情况不甚了解,几乎是一无所知。因此,只能报中方救国军补充团700人迎战日军天野旅团7000人,李延禄按缴获的推定日军伤亡3600人以上。致使有些人产生疑虑,史界也有很大争议。

  《东北沦陷史研究》一书中,对戴家也作了这样介绍:戴洪昌原名戴万龄,曾用名戴风龄,字为洪昌,祖籍山东莱州掖县,早年逃荒来至吉林敦化县沙河沿一带,经过几代人的辛勤垦荒耕作,到戴洪昌主掌家业时,已经成为敦化城沙河沿的首富,他拥有200余垧土地,百余支枪,牛、马、猪、羊成群,并养有六七头梅花鹿,拴有14挂大马车,还有烧锅、油坊等手工业作坊,全家共50余口人,戴洪昌有6个儿子,长子克勤、次子克俭、三子克吉、四子克志、五子克选、六子克政,“九一八”事变发生时,戴洪昌已是花甲之年,小儿子戴克政年方16岁。据戴家后人回忆和介绍,戴洪昌性格豪爽,富有正义感和爱国心,与山东老乡、绿林抗俄出身的东北军“老三营”营长王德林结拜为盟兄弟,王德林时为东北陆军第二十七旅六七七团三营营长,一直驻防在吉东的延和一带。日军侵略东北以后,戴洪昌带领全家50余口人随救国军向宁安一带转移,参加了镜泊湖连环战等著名战斗。

  李延禄在《过去的年代》第29页中说:“敌寇第三次冲锋之后,西山岭响起枪声,这说明敌人准备开始回窜。我听到那里传来的枪声,心里才完全安定下来,心想,到底独立营在那里堵住口子了!枪声曾激烈地响过一阵。”然而,“枪声”怎样“激烈地响过一阵”?敌寇和独立营伤亡怎样?李延禄并不知晓。此战后,由于戴风龄独立营提前撤退,李延禄问责,王德林司令为了“以示处理”,急忙将该营调往汪清县的崔通大甸子沟驻扎。并解释说戴营“也战死了几个弟兄”。从此,李延禄再不知戴营下落。更不知戴风龄营长当年不但未跟王德林退苏,而是留下来继续抗日,后为国捐躯。戴风龄独立营“墙战”之后归属救国军前方司令吴义成指挥,后又转投柴世荣部。柴任抗联第五军副军长之后,戴风龄担任下属副团长。身经数十次战斗,给日军以重大打击。当他在秘密潜回家乡敦化小沙滩筹措补给时,被汉奸告密,日军抓获,严刑拷打致死。

  “误会”的原因是由于战时信息封闭,李延禄并不知此情,只记得“不久,又传来戴风龄营撤退的消息,这个胆怯的大地主,又一次破坏了我们的战斗计划。”其实,此期间戴营长已派人去和李延禄联系撤退,但消息并未能送到。因为补充团防守的“墙缝”和戴风龄防守的西山岭中间有很大的坳沟,正为日军所控制。因此,“信”无法送到,误会难免。战后天各一方,又无法说明。因之,1979年出版的《过去的年代》,并未出现戴营所发生激烈战斗的战况,以及戴风龄本人舍身抗日为国捐躯的献身事迹,实在令人遗憾。尤其是戴寇氏、戴素云所回忆:“墙缝”之战戴营牺牲49人,伤70多人,更是可敬可佩,令人永久怀念。戴家母女的回忆使整个墙缝之战中方牺牲56人、伤70多人(补充团未计),伤亡总数高达120多人,战史更加真实完整可信。

  一九三二年三月十三日,王德林任总司令的抗日救国军参谋长、中国员李延禄指挥由中国秘密领导的救国军补充团700人,加上救国军戴风龄独立营300人,埋伏在黑龙江省宁安县镜泊湖“墙缝”悬崖和山岭,给前来进犯的日军天野第十五旅团7000多人以沉重打击。李延禄在1979年出版的《过去的年代关于东北抗联第四军的回忆》一书中,详尽地回忆了战斗经过,并由所缴获日军一千五百只残破枪和二千支好枪,推定“敌寇伤亡将近四千,最少也在三千六百人以上(《年代》36页)”。这个重大战果,和曾经参加墙缝之战的戴寇氏、戴素云的回忆“天野部队大约至少有六千多人”,“补充团他们打死了更多的日本鬼子估计也有两三千吧!”在主要方面相一致。从而,进一步印证了镜泊湖连环战的首战墙缝战役的客观线年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一个抗日大捷。

  李延禄在《过去的年代》一书中,回忆中方伤亡之时说:“我们在墙缝战役中总计牺牲官兵七名。”这样,就使后来的宣传中出现700(补充团)7,000(日军)3,600(日军伤亡)7人(中方牺牲),似乎令人难以置信。再加上李延禄将军在这里的回忆不够完整,只说“牺牲”而未说受伤。因为战斗一结束,他便离开补充团去了宁安,布置后几次战斗。更因为是分别防守,李延禄对远在六七里之外的西岭上负责阻击日军的戴营情况不甚了了,无法回忆叙述。由戴寇氏、戴素云回忆、其后人纪福来整理的“墙战”战史正好添补了这个历史空白。由此,我们知道:

  1932年3月10日,根据救国军司令王德林的命令,独立营营长戴风龄将一连和二连埋伏在墙缝入口的西山上,当日寇进入补充团的伏击圈后,堵住入口,防止日寇后撤逃跑,同时戴风龄命三连隐蔽于附近的一个山包的背后,策应一、二连的战斗,以防不测。其间猎户陈文起跑到独立营待了两天,跟炮手们很谈得来,并谈了周围的地理环境,并谈到如何阻击日寇逃跑,也谈到一旦遭日军包围,应如何撤退。

  两天后的3月13日,战役打响。当补充团阻击日寇的战斗打退日军数次冲锋后,敌人已在狭路口外停止前进,进入口内的敌人企图后撤,戴营阻击,战斗异常激烈。戴营的武器虽然比李延禄参谋长指挥的补充团的武器好,但远不及日寇的武器装备。猎手们依靠的是猎人特有的机敏、勇敢和准确的枪法,和日寇展开了针锋相对而有效的搏杀。面对野兽的疯狂反扑,猎人们毫不畏惧,依靠有利地形,阻击日寇向后逃窜。每个连的阵地前都有被打死打伤日寇四五十人。日寇一看吃了大亏,www.532156.com,便抽调多挺重机枪,向戴营阵地猛烈扫射,并架起了大炮猛轰一、二连阵地。此时独立营伤亡人数激增,牺牲了三十七八人,伤了六十多人,其中重伤员十多人。战情严重,戴风龄急命传令兵给补充团送信,报告战况:“我已三面被围,伤亡严重,如不撤退,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同时命三连绕到敌人侧翼解救一、二连。三连的猛攻,打乱了日寇的阵脚,进攻主阵地的势头有所减弱,戴寇氏和戴素云所带领的救护队,用牵来的马匹和担架,在战士们的帮助下,将伤员们迅速转移走。三连在坚持阻击日寇半小时后,也随独立营一、二连撤离了战场。

  独立营的损失是惨重的,但补充团的胜利是巨大的,戴寇氏和戴素云讲;“被打死的日本鬼子老鼻子了(方言,东北话意思是非常多的意思),黄糊糊一片一片的,一堆一堆的。”戴素云接着说:“我和我哥(戴友俊)粗略算了一下,我们独立营有三百多人,按平时行军的规模和长度,划块计算,数到第二十三块时,补充团就打响了,后面的日军就不再往前走了,估计天野部队大约至少有六千多人。”

  在埋葬亲人时,戴风龄说:“孩子们,不要哭了!虽然我们独立营损失惨重,我们失去了很多亲人,他们死得值!就像岳飞和杨家将,他们精忠报国,流芳千古!我们虽不是什么英雄,但我们是有骨气的中国人,是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国人!我们也打死打伤六百多日本鬼子,也算替他们报了仇!况且补充团他们打死了更多的日本鬼子,估计也有二三千吧!我们要挺起腰板,招兵买马,坚持抗日到底!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大家动手吧,让我们的亲人入土为安!”说完,他埋下了第一锹土时隔20余年,纪福来在重新翻出当年母亲临终前让他整理的有关家族历史的资料。在历史得到印证,先辈抗日事迹被证实的同时,纪福来说,当年姥姥、母亲都未能等待家族光荣历史被掀开的那一刻,他这次,也为家人了却了一桩心事,逝者可以安息了。

  李刚认为:重大伤亡的戴营官兵不应责难应多加赞扬。据曾去过西山岭考察的李刚说,西山岭坡陡,坡度也在七十度以上,山坡上手不攀树都无法立足,山坡中部亦有卧牛石散落,日军想仰攻很难。戴营这支地主武装之所以死了四十九人,伤了七十多人,和埋伏不甚得法,既想守,又惦记着抽身撤、自身隐身不力有关。李刚认为,戴营原看家护院的一百多“炮手”,枪法不比猎户差。戴举旗抗日后,又招募二百多人,多是猎户或有些“本事”的村民。再加上武器远比补充团精良。正如,李延禄在《过去的年代》所回忆:“我却没想到,他手下炮手的武器,有连珠炮、大抬杆、三八式,还有一部分竟是一色的二十响杰捷克式匣枪。在当时,东北军里这样的匣枪还是少有的稀罕武器。”“墙战”之前,将日军带入“墙缝”英勇牺牲的猎户陈文起,就曾先到戴风龄独立营“呆了两天”。戴风龄独立营这样的人马,这样的装备,虽未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但无疑战斗力很强。再加上,戴营官兵是埋伏山坡上防守,日军是集群式仰攻。防和攻伤亡的比例一般在一比五。因而,戴寇氏、戴素云回忆戴营打死打伤日军六百多人是可信的。或许,日军伤亡还会更大些。这样的认知,并不影响补充团的战绩。而我认为戴营的重大伤亡,主要原因应来自于日军在补充团打下日军第三次大的冲锋之后,转而组织了对戴营阵地的集中包围和强力进攻。相比较戴营的西山岭孤立些。

  “墙缝”之战,由战斗开始到补充团撤出战斗,“整整打了十个钟头的阵地战。”由于日军集中兵力攻击戴营,致使戴营伤亡惨重,此时,补充团在接连打退日军第三次冲锋之后,双方交战出现一段“间歇”,可能使戴营误认为信息送到,补充团已经撤退,才不得不提前半小时撤出西山岭。进而导致日军抄后路合围“墙缝”阵地,致使李延禄下令补充团予以撤退。这对于想再利用有利地势多消灭几个日本鬼子的补充团官兵来说,虽然不够情愿,但毕竟打了近10个小时,体力消耗极大,也该撤退了。相信,如果李延禄将军当时知晓戴风龄营伤亡重大之战况,也会下令同时撤退的。戴风龄营长下令戴营提前撤退,虽然有责。且已经过去80多年,对付出重大伤亡的戴营和为抗日英勇献身的戴风龄营长及全营官兵也不应有更多的责难,多加赞扬才是。由纪福来老师整理的戴寇氏、戴素云关于“墙缝”之战的回忆,无疑是近年来“墙缝”战事考证的又一新的重大发现,弥足珍贵。

  看盘,眼泪会掉;别下单,仓位会爆。长春的亲们,你们还好吗?处在股市漩涡中的长春股民都是什么状...[详细]

  新文化报为您梳理了2015年长春市公积金最新使用指南,最新最全的攻略全在这里,看完本期图解,你就...[详细]

  新文化网经过征集和调查,对网友普遍反映的25个危险路口路段进行了汇总,希望能给更多人的安全出行...[详细]

  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倡导全民公益阅读,实现健康文化引领,新文化报联合 ZAKER 全国融媒体联盟,在长春、南京、广州、...

  第三届走书香路开始报名——让书香回归书香 还有总价值8800元书卡等你挑战

  还记得2017年4月23日、2018年4月23日,连续两年在世界读书日当天两场盛大的行走吗?我们曾从春雨如酥走到云破天青,也曾被一本书...

  一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六。老话常说, 二十六,炖大肉 。你家的年肉割了么?

  【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推进整改落实】广西:奔着问题抓整改 朝着民心抓落实

  排名第7至第9的国家:葡萄牙,比利时,乌克兰有2队参加,联赛冠军直接进入小组赛,亚军参加第三轮资格赛。

  2018年时任体育总局体育经济司司长的王卫东正式空降中体产业出任总裁、董事长,他的上一个职位是国家体育总局体彩中心主任,这一人员变动结合马术竞技的相关进展更是引人深思。数据显示,中体产业2017年彩票业务毛利率高达41.35%,前两年为32.88%和23.22%,上有国家政策支撑,下有企业发展压力,发展马术竞技等多元化的体育项目毫无疑问是极好的选择。现今中美关系放缓,对外开放力度加大,赛马运动的推出有望加速。2018年赛马为全球经济贡献超过500亿美金,已成为美、英、日等国的重要产业。中体产业正翘首以待,等一个水涨船高。

  1978年,斯特恩加入NBA,1980年成为NBA副总裁,1984年接替奥布莱恩担任NBA总裁,担任NBA总裁三十年。2014年2月1日退休,继任者是亚当·席尔瓦。2014年8月9日,大卫·斯特恩正式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纪念堂。三冠王:1967年:苏格兰凯尔特人队 。

  另外有关这些俱乐部跟欧足联之间的矛盾这些年来一直就没听过,比如后来的G14。本回答由体育运动分类达人 容泽升推荐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热心网友